电动自行车管理如何细化 市民纷纷来“支招”

 电动自行车     |      2021-11-24 11:38

  近日,广东省司法厅发布了《广东省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送审修改稿)》(以下简称《条例》),对电动自行车的加装改装、回收淘汰、通行规则、违法行为处罚等均作出了细化。与此同时,《条例》也再次明确并细化,“将非机动车道建设纳入城市道路发展规划,将电动自行车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纳入道路交通安全管理规划,将电动自行车停放场所和充电设施建设纳入国土空间规划”。

  据了解,该《条例》目前正在面向社会公众征集意见,截止时间为2021年11月30日。结合采访过程中市民及企业反映的问题和建议,记者从《条例》中提及的“生产、销售与维修”“登记”“通行”“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几个部分整理出了参考意见。

  随着广州市电动自行车登记上牌启动,记者发现,不少门店正开展“以旧换新”等服务,鼓励市民淘汰废旧电动车和不合格电动车。一位车行老板告诉记者,尽管他们店内也有“以旧换新”服务,不过旧电动车能够抵换的价格大约也就两百元,“不少民众会觉得这个价格偏低,还不如将就着继续用。”还有一位民众表示,“一块旧电池拆掉卖废品大概也可以卖两百元。”但这种方式并不环保。

  针对此类情况,电动自行车《条例》第二章《生产、销售与维修》部分明确了电动自行车的生产者、销售者应当提供废旧蓄电池更换、回收服务,建立废旧蓄电池管理台账;电动自行车废旧蓄电池不得随意丢弃、擅自处理;除此之外,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生态环境部门应当组织合理布设废旧蓄电池收集网点,向社会公布废旧蓄电池收集网点、具有处置资质的单位目录。

  “延长电动车产业链,做好后续的维修和回收服务,明确收集网点,民众就会有地方可去。”记者询问广东省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时,对方也表示,未来可以通过对门店或民众采取适度补贴或其他奖惩方式,来提高民众参与度。还有部分电动车车主表示,是否可以由销售门店或回收服务点提供电动自行车蓄电池年检服务,“有时我们不知道电池的损耗程度,如果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可以检测,我们也可以及时掌握电池的情况,以便及时更换,防止电池短路发生意外。”

  电动自行车或车牌被盗怎么办?申请到车牌后想换车了怎么办?记者留意到《条例》中对于电动自行车登记制度进行了细化。若车牌、行驶证丢失、灭失或损毁,车辆所有人应当申请补领或换领;若车辆所有人的姓名、住址、地址甚至车辆所有权发生变更,应当申请变更或转移登记,且转移登记时,现车辆所有人需要提交原车辆所有人的身份证明。

  除此之外,《条例》中还明确了号牌责任惩罚力度:如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电动自行车登记的,将被撤销登记,收缴号牌、行驶证,并处二百元罚款,申请人在三年内不得申请电动自行车登记;伪造、变造电动自行车号牌、行驶证相关号牌的,则会被处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款(使用相关号牌的,则会被处以五百元罚款)。

  “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规范的二手转卖车牌、电动自行车的行为。”一位车行老板告诉记者,“此前在一些改装车群中,曾有人询问是否有黄牛可以‘买牌’,这些措施可以一定程度上杜绝该现象。”

  《条例》中还提及,“特定领域的单位申请登记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核发专用号牌”。外卖群体作为电动自行车的最大使用群体之一,其管理也成为一大重点。记者了解到,目前针对电动自行车的管理,外卖骑手普遍的配合意愿较高,但是对于登记上牌等措施,大部分外卖骑手表示,“要看公司怎么统一安排”。

  记者询问了多家外卖平台,企业方称,针对外卖骑手频繁出现违规等情况,尽管平台已针对外卖配送规则、配送路线等作出了整改,但对于外卖骑手的细化管理,主要还是由合作商负责。“平台与外卖骑手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合同关系,其中与外卖骑手关联最密切的还是合作商。因此我们建议,针对外卖骑手的电动自行车管理能否可以进一步细化到合作商或站点,由站点设立专组督管电动车上牌和改装问题,从而高效率、高精准地对骑手作出整改和培训。”

  电动自行车路权一直以来都是车主们关切的问题。在《条例》第四章《通行》中记者发现,对于电动车通行规则也作出了明确规定。一方面,提出要在新建、扩建、改建城市道路时划设非机动车道;已建成的城市道路未划设非机动车道的,应当组织科学划设;有条件的道路应当在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设置隔离设施;同时,加强非机动车道的巡查和养护,并在一定区域内限制电动自行车上路行驶。另一方面,规范电动自行车驾驶人通行规则,从车速、驾驶人行为等方面做出限制或违法行为处罚,尤其提出“在没有非机动车道的道路上,应当靠车行道的右侧行驶,通行宽度从最右侧车行道右侧边缘线算起不超过一点五米。”

  针对该方案,记者采访了部分机动车主以及电动自行车主,不少人表示,该方案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机动车、行人以及非机动车之间的路权问题,保障车辆通行安全,但在部分还未划设非机动车道的城市道路上,电动自行车“怎么走”依然是一个问题。

  “尤其是在一些桥梁路段。”一位外卖骑手表示,由于送餐需求,他时常需要穿梭于桥梁道路之上,“但目前市内部分桥梁路段没有设置非机动车道,我们不得不和机动车抢位置。”一些车主也表示,本来早晚高峰期桥梁路段容易堵车,倘若有电动自行车随意穿行,也容易引发一些意外。“针对一些特殊路段,能否特殊解决?比如在较宽阔的上桥区域划分非机动车道,在桥梁上限制电动车行驶速度等。”多位机动车车主、外卖骑手以及平台方表示。

  针对电动车停放和充电问题,《条例》中也有新规定,一方面要求有条件的已建住宅小区及新建、改建、扩建住宅小区、鼓励大中型公共场所等规划和配套建设电动自行车停放场所及充电设施,另一方面规范民众充电规则。

  记者留意到,目前在市面上为解决充电问题,不少外卖骑手开始使用“共享换电柜”。在海珠区、天河区、黄埔区等多个区域,记者都留意到各种不同品牌的电动自行车换电柜,这些换电柜也成为外卖骑手眼中的“香饽饽”。

  以赤岗附近某个换电柜站点为例,记者留意到该处一共有骑士换电和小哈换电两个品牌,共计42个电池柜,其中有将近1/2的电池被取走使用。记者以大塘路口为圆心,搜索周边两公里范围内,一共发现有6处换电柜。据业内人士介绍,换电模式作为充电模式的一种补充,具备一定的优势,“传统充电桩模式需要1小时以上,而换电仅需3~5分钟,速度快,还可以根据个人需求随用随换。同时对于电池的统一管理,可以大大降低安全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了要“增加充电桩、换电站等设施”。而针对共享换电柜的价格,有部分民众表示,希望可以更加优惠。